大学生囚禁精神病院被强行灌药 现边工作边打官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      2018-11-24 14:58

  他是如何从大学宿舍到精神病院的

  几天前,网上出现数篇关于“大学生被囚禁于精神病院134天”的文章。

  文章称,河南一位大学生被当地精神病院强制拉入医院治疗,并历经电击等极端治疗手段,

  如今出院后该学生已将医院告上法庭。经记者调查,事情远非网上所述的那样简单,  

  而精神病院在一审中败诉也暴露出对精神病人收治界限与标准的尴尬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毛翊君

  在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的134天里,刘刚(化名)称自己被护工殴打,因用药和电休克治疗而留下心脏病、高血压等后遗症。

  2015年7月20日入院那天,他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但他表示,自己是被就读的洛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党总支副书记陈贯安和洛阳精神卫生中心精神5科副主任医师徐民从强行送入医院,医院在让他母亲签住院手续前,没有进行相关检查。

  4个月之后,刘刚出院,起诉洛阳师范学院和洛阳精神卫生中心,要求索赔17万元,并公开向自己道歉。

  2017年11月23日,洛阳市洛龙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刘刚有自伤或者伤人的行为,不具有必须强制治疗的条件,判决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因对刘刚采取强制措施而侵权,要求其向刘刚公开赔礼道歉,赔偿21673.46元医疗费和5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当年12月,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以原审认定其侵权缺乏基本事实证明为由上诉,刘刚则因判定的抚慰金过少以及未判决洛阳师范学院,也提出上诉。

  其后,洛阳市中院发回重审。今年10月10日,洛龙区法院二审开庭,在举证环节时休庭,择日再审。

  住院

  2015年7月20日上午,刘刚从学校的桃园宿舍换到李园宿舍一楼。他听见外国语学院党总支副书记陈贯安在门外喊他,“你妈妈来了,快带你妈妈去旅游。”

  他看见陈贯安接着进了宿舍,另一位不认识的男子进来,指着他说“为什么不去治疗”。随后,母亲进屋帮他整理物品。因时间短暂,他来不及问母亲具体情况。

  在和母亲一同走出宿舍门后,三名男子和陈贯安抓住他手向后绑住,把他从面包车的后面带了上去,母亲吓得大哭。他听见陈贯安跟母亲说,你给他弄一个证明,不然(学校)不准他再上学。

  刘刚始终称自己认为是遇到歹徒,一路没有反抗,也没有来得及问母亲什么情况。“最后,没有经过诊断直接办了入院手续,因为母亲识字不多,在不理解内容的情况下签了字。”如今,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

  而在母亲对法院的当庭陈述中,她表示学校反复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儿子有心理方面的问题,最后一次电话被告知儿子不见了,她才去了洛阳。她想带儿子去精神病医院检查,所以自己在网上搜索到了洛阳精神卫生中心。是她带着医生去往了儿子所在的学校,之后,医生将刘刚带到医院。“说是去检查,谁知到那里之后没有检查,就直接办理入院手续了。”刘刚的母亲在法庭供述中这样说道。

  刘刚母亲在入院手续上签了字,这一点她是承认的。但她称,“不知道内容,反正是住院手续。”

  在陈贯安的证言中,7月13日,刘刚联系他要办留宿手续。在老校区办事的陈贯安走不开,让辅导员安明明处理。他告诉刘刚桃园宿舍要装床,新学期会有老校区的同学搬入居住。18日,刘刚在校外网吧通宵未归被宿管发现而告知了安明明。

  依据陈贯安的说法,他在7月20日当天通过管理员得知,因为暑假留宿学生集中住宿在李园,所以刘刚被要求搬到了李园3号1118宿舍。他过去时,宿舍门正开着,刘刚在整理物品,交流20多分钟无效后,医护人员采取了强制措施。

  对于入院的这一过程,刘刚向媒体回忆时目光向下,多次停顿,没有来由地忽然反复摆动桌上的手机和录音笔,时不时地拖动座椅。在位于郑州的律所里,他始终要求坐在会议室长桌靠近窗户的一头,不愿意坐在媒体中间。

  提及是否跟陈贯安因换宿舍等的其他问题产生过纠纷时,刘刚情绪激动,“太多记者都问到这样弱智的问题,都是陈贯安引来攻击我的!”

  洛阳精神卫生中心存有一份2015年8月17日的病历,记录了从2015年7月20日到8月17日共20天的住院情况。其中显示,刘刚的入院情况为:思维散漫,逻辑倒错,概念混乱,被害关系妄想明显,幻听可引出,行为怪异,一直拿手捂住口鼻,注意力不集中,自知力缺知。医院所下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