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艺院长任鸣辞世 “热爱”贯穿戏剧人生
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0日 16:31
中国新闻网
2022年06月20日 16:31

  中新社北京6月20日电 (记者 高凯)19日深夜,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发布讣告,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著名导演、艺术委员会主任任鸣,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19日19时29分在京逝世,享年62岁。

  “非凡的艺术家们,都是对生活认识最深刻,剖析最深刻,他们首先是生活的大师,然后才能是艺术的大师。”就在几天以前,北京人艺庆祝70岁华诞,任鸣如此讲述自己眼中真正的艺术与艺术家。言犹在耳,这位执导过70余部戏剧的戏剧家竟溘然长逝。

  公开资料显示,任鸣于1960年2月生于北京,受从事文艺工作的父母熏陶,从小是戏迷的他很早就将舞台看作自己的理想,“从18岁立志当导演,想法从没变过”。为了报考每隔三年才招生的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任鸣高中毕业后曾主动“待业”三年。

  以专业第一名考上中戏,在学校始终保持优异成绩,毕业后全情投入北京人艺的舞台,任鸣以极强的行动力为自己的戏剧生涯启幕。

  在北京人艺,一部京味儿十足的《北京大爷》让31岁的任鸣崭露头角,其后更是一发不可收,从《莲花》到《我们的荆轲》,从《日出》到《玩家》,从《我爱桃花》到《榆树下的欲望》……在三十多年的导演生涯中,任鸣以一部又一部“留得住”的戏剧作品为自己编年。

  2014年,曾先后和曹禺、刘锦云、张和平这三任人艺历史上的院长一起工作过的任鸣,正式成为北京人艺第四任院长。在就职发言时,他表示:“我热爱人艺,并且会用自己的一生去热爱它,捍卫它。”

  31岁拥有自己独立执导的大戏,34岁成为剧院最年轻的副院长,54岁担任北京人艺院长,执导众多中外经典作品,三次获得中国话剧最高奖“文华优秀导演奖”,两次获得话剧“金狮优秀导演奖”……在外人看来,任鸣的艺术人生似乎格外顺利。

  任鸣确也感慨自己的“幸运”,“我很幸运,我的人生理想在我27岁的时候就实现了。我最大的快乐就是排戏,每排一个戏都给了我满足”。

  而事实上,这“一帆风顺”的背后,正是任鸣对戏剧艺术的敬畏与全情投入。“我不希望走捷径,就愿意简单、本分、老实地走。”他说。

  对于自己的艺术风格,任鸣曾说,“我不属于颠覆戏剧、前卫戏剧那一类型的导演。我比较适合北京人艺的路子,也在自觉地研究北京人艺的作品和风格。这跟一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有很大的关系。我觉得应该走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创作之路,舞台上既有传统的东西,同时也不放弃创新探索。”

  由衷的热爱让任鸣对每一次创作都倾尽全情。他认为,“打磨作品有点像玩文玩的人‘盘’手里的物件,需要不断去‘盘’,才能越来越有光。”于是,创作《司马迁》,他每天夜里起来好几次,一有灵感就写;改编《玩家》用了10年、历经14稿……在精益求精的“打磨”中,任鸣信奉:“文化不能快”。

  在任鸣身上,有着非常突出的学者气质,他曾说:“我们必须认真研究自己所处的时代,让作品与时代同行。经典是历史文化的积累,中国话剧一定要保持传承自己经典作品的传统。所以我希望把中国话剧的经典作品排好,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经典体系。”

  很早便参与剧院管理的任鸣始终保持着一个艺术家的纯粹,他认为,“一个剧院应该有自己的思想性,而不是单纯的艺术性。我希望人艺是一个有思想的剧院,把深刻的思想融入完美的艺术呈现当中。”

  “到那时,北京人艺将翻开新的一页”,2019年,北京人艺首度公开北京人艺威尼斯人真人戏剧中心的工程建设情况,当时的任鸣曾这样描述自己挚爱一生剧院的未来。

  2021年,北京人艺已经拥有5个剧场,2400个座位。“这些剧场会在人艺风格的总体构架下有不同的功能定位,将演出各种各样的戏剧,还会组织各种各样的戏剧普及活动。这也意味着人艺的胸怀和格局会更大、更宽广。进入新时代的人艺,前景将是非常美好的,对此我有信心。”任鸣说。

  令当年的他难掩兴奋的“新的一页”如期打开,而在这新的一页中,这位心怀无限热爱的院长和艺术家却突然辞世。

  6月20日晚,由林兆华、任鸣、韩清导演的话剧《阮玲玉》将在首都剧场上演,这或许可以看作是任鸣以作品进行的最后告别,又或者,这也是艺术家永远不会消失于舞台的又一次佐证。(完)

【编辑:张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